乐福新闻网  >   首页 > 国内  >  正文

网曝招行代销理财产品曝出巨亏风险

 导读:无论是普通投资者还是厉害的操盘手,都不能完全避开市场风险。 在重组题材股屡有斩获的长城汇理并购基金创始人宋晓明,折戟新都退(000033.SZ)。该股自5月24日复牌以来连出17个跌停板的新都退,在6月20日,终于被1.97亿元的资金强行撬开跌停板,该成交量也创下该股历史最高值。 6月22日新都退再次吸引到资金眼..

 

无论是普通投资者还是厉害的操盘手,都不能完全避开市场风险。

 

在重组题材股屡有斩获的长城汇理并购基金创始人宋晓明,折戟新都退(000033.SZ)。该股自5月24日复牌以来连出17个跌停板的新都退,在6月20日,终于被1.97亿元的资金强行撬开跌停板,该成交量也创下该股历史最高值。

 

6月22日新都退再次吸引到资金眼球,大涨6.06%,收报1.4元,流动性警报暂时解除。不过这一价格意味着“招商财富-长城汇理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面临巨亏风险,最新A类基金净值显示,在6月19日该资管计划净值跌至0.39。

 

这一资管计划的起始规模4亿元,投资者数量逾190人,3.2亿A类份额由招商银行面向其私人银行客户销售,投资起点100万。

 

柏先生是在招行重庆私人银行钻石客户中心购买的这款产品,其介绍,当时的理财顾问告诉他,这是一款并购基金产品,而且此前该产品一期回报率非常好。

 

2015年11月17日,招商银行为柏先生做了两次投资评级,11点27分结果为A5,11点55分结果为A4。

 

五倍杠杆“赌”重组

 

根据招商财富-长城汇理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合同显示,该资管计划的管理人是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托管人是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管理费为0.15%/年,托管费为0.15%,同时招行收取1.2%的代销服务费。合同显示,该资管计划作为LP投向深圳长城汇理六号专项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深圳长城汇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普通合伙人及执行事务合伙人,独立做出投资决策,无投资顾问,投资方向为:“通过协议转让、二级市场举牌或大宗交易的方式收购A股上市公司股份,成为上市公司主要股东,进入上市公司董事会,对上市公司实施债务重组、不良资产剥离、重大资产重组或产业整合并购,并获取相关投资交易差价。资金闲置时可投资于包括银行存款、新股申购、货币市场基金、固定收益类银行理财产品在内的低风险金融产品。”

 

“在代理销售长城汇理2号产品之前,招行已代销了一支长城汇理1号并购基金产品,在1期业绩表现良好(优先级投资人清算收益超过70%)、客户口碑较佳的情况下代销了2期基金。”招商银行这样解释代销该资管计划的原因。

 

“这应该不是招商财富主动管理的业务,不然管理费不会这么低。招商财富应该是通道,为长城汇理融资。”接近招商财富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该资管计划对委托人设置的门槛为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单位或个人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或个人近3年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因此,其主要针对招行私人银行客户销售,风险等级R5,为激进型产品。

 

合同显示,长城汇理并购基金华清4号和华清5号则认购上述资管计划的B类份额。两级计划(A类和B类)份额的初始配比原则上不超过4:1,但在合同中,B类份额的规模并未明确,据柏先生提供的录音显示,招商银行工作人员表示,B类份额规模为8000万。即这是一款1:4杠杆的资管计划,理财资金规模3.2亿,A类份额优先收益率6%/年,还约定了超额收益的分配方式。

 

资管计划的封闭期为2年,并可根据实际情况延后一年。资管计划的备案信息显示,备案日期为2015年11月23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1年半的存续期内,这只产品在招商银行手机银行上显示的净值始终为1,一直没有发生变化。

 

但进入今年4月后情况急转直下。4月末开始,招商财富资产管理公司发布多份资管计划的临时公告,正是这几份公告揭开了该资管计划的投资真相。

 

4月28日的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4月24日,合伙企业持有ST新都2856.96万股,占合伙企业总投资金额的70%左右,市值2.97亿。而4月26日,*ST新都发布了终止上市风险提醒公告。

 

“一般而言,配资产品不会去投资ST股,风险太大。”某资管公司相关人士表示。

 

而在招商财富-长城汇理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合同中,并未写明最终投向的是ST股。只表述为投资上市公司股权。

 

新都酒店多次重组计划落败

 

5月17日晚,深交所对*ST新都作出股票终止上市决定。深交所发布公告称,*ST新都将自2017年5月24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30个交易日,最后交易日期为2017年7月6日,股票的证券简称变更为“新都退”。

 

麻雀变凤凰的神话最终没有实现,1994年上市至今已达23年之久的*ST新都最终走到退市的一步,沦为2017年“退市第一股”。

 

由于深陷多项丑闻,新都酒店在2013、2014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上市公司不但“披星戴帽”,而且陷入漫长的停牌期。

 

虽已濒临退市边缘,但在A股市场上“壳资源”的号召力是无穷的,新都酒店吸引了长城汇理的目光。2014年中报,长城汇理的名字首次出现在新都股东名单当中,当时长城汇理通过旗下产品并购1号持有新都酒店1588万股,持股比例达4.82%。

 

2015年,新都酒店再次与重组擦肩而过。当时新都酒店计划将现有资产置出,并置入作价26.5亿元华图教育100%股权。不过由于年报“非标”,华图教育最终放弃此次借壳。

 

随后,新都酒店第二至第五大股东桂江企业、长城汇理、深圳贵州经济贸易公司、山东省国际信托宣布结盟,联合出售手中持股。上述股东原计划运用结盟售股方式来架空上市公司当时的大股东瀚明投资,从而掌控对*ST新都的重组主导权。但重组中途,桂江企业突然解除“联合出售盟约”转为单独叫卖持股。

 

为了能获得新都酒店的主导权,长城汇理通过旗下深圳长城汇理6号和融通资本长城汇理并购1号溢价吃下桂江企业所持2198.3万股,每股转让价格12.80元,转让价款合计2.81亿元。至此长城汇理的合计持股比例达11.50%股,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作为长城汇理6号专项投资企业的LP,资管计划持股价格为12.8元/股。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融通资本长城汇理并购1号资管计划也是募集而来,规模1.22亿,托管人为兴业银行。

 

11月到期资管计划难退

热门推荐

注: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乐福新闻网 2017 Inc. All Rights Reserved.